太阳落山了,它那分外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,将白云染成血色,将青山染成血色。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,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,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张望着大地。太阳更低了,血一般的红,水面上一条耀人眼睛的广阔的光波,从海洋的边际直伸到小船边沿。天空被夕阳染成了血红色,桃红色的云彩倒映在流水上,整个江面变成了紫色,天边仿佛燃起大火。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,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,地面着了火,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。没有敢抬头看一眼太阳,只觉得到处都耀眼,空中、屋顶、地上,都是白亮亮的一片,白里透着点红,由上到下整个像一面极大的火镜,每条都是火镜的焦点,仿佛一切东西就要燃烧起来。深秋的太阳像被罩上橘红色灯罩,放射出柔和的光线,照得身上、脸上,暖烘烘的。太阳一到秋天,就将它的光芒全撒向人间。瞧,田野是金黄的,场地是金黄的,群山也是金黄的。

  远处巍峨的群山,在阳光照映下,披上了金黄色的外衣,显得格外美丽。br

  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,漏到他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。br

  这时候正是早上八九点钟,明亮的阳光在树叶上涂了一圈又一圈金色银色的光环。

 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,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,反射出银色的光芒,耀得人眼睛发花。br

  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,注进万顷碧波,使单调而平静的海面而变得有些色彩了。br

  红艳艳的太阳光在山尖上时,雾气像幕布一样拉开了,城市渐渐地显现在金色的阳光里。br

  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,纵横交错,把浅灰、蓝灰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

  太阳刚刚升上山头,被鲜红的朝霞掩映着,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,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。br

  早晨,太阳像个刚出门的新媳妇,羞答答地露出半个脸来。太阳落山了,它那分外的强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,将白云染成血色,将青山染成血色。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,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,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张望着大地。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,透过早雾,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。太阳更低了,血一般的红,水面上一条耀人眼睛的广阔的光波,从海洋的边际直伸到小船边沿。天空被夕阳染成了血红色,桃红色的云彩倒映在流水上,整个江面变成了紫色,天边仿佛燃起大火。春天,那太阳暖洋洋的,它伸出漫暖的大手,摩挲得人浑身舒坦。阵阵春风,吹散云雾,太阳欣然露出笑脸,把温暖和光辉洒满湖面。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,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,地面着了火,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。晚秋了,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,像个老公公露着笑脸在打瞌睡。深秋的太阳像被罩上橘红色灯罩,放射出柔和的光线,照得身上、脸上,暖烘烘的。太阳一到秋天,就将它的光芒全撒向人间。瞧,田野是金黄的,场地是金黄的,群山也是金黄的。冬天的太阳像月亮一样苍白无力太阳正被薄云缠绕着,放出淡淡的耀眼的白光。太阳一年操劳到头,忙到冬天,就筋疲力尽,几乎放不出热力来了。和煦的阳光,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,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。远处巍峨的群山,在阳光照映下,披上了金黄色的外衣,显得格外美丽。br

  阳光被层层叠叠的树叶过滤,漏到他身上变成了淡淡的圆圆的轻轻摇曳的光晕。br

  这时候正是早上八九点钟,明亮的阳光在树叶上涂了一圈又一圈金色银色的光环。

 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,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,反射出银色的光芒,耀得人眼睛发花。br

  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,注进万顷碧波,使单调而平静的海面而变得有些色彩了。br

  红艳艳的太阳光在山尖上时,雾气像幕布一样拉开了,城市渐渐地显现在金色的阳光里。br

  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,纵横交错,把浅灰、蓝灰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

  太阳刚刚升上山头,被鲜红的朝霞掩映着,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,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。